君不知

让我感谢所有星球的相助,让我与你相遇

最后一次见面,那个曾意气风发颐指气使的他,现在像抽干水的鱼一样缩在床上,仅靠氧气瓶来吊命的苟延残喘,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哪天他会突然的离开。
一直对回光返照抱有怀疑,直到去年,去看望他们的时候,她拉着我,讲起一大堆她生平的经历,絮絮叨叨的一大堆,至今也想不起来到底说了些什么,只知道第二天,她摔倒了,在床上熬过了几个月,也便去了。最后一次见她,她躺在床上,皮肤搭在骨头上,没有一点的肉,唯独肚子鼓鼓的,空洞的眼神望着我,她嘴里吚吚哑哑地喊着,但没有人听懂。过后几天,听说她似乎身体有所恢复,但也只是昙花一现的,六月匆匆,她便离去了。
我依稀还记得,当她在医院里发高烧时,他拄着拐杖紧紧握着她的手,眼眶红红的,情绪十分激动,大声叫医生来帮忙,他咬牙切齿地说无论花多少钱都要治好她。当去殡仪馆的时候,他哭得像一个泪人一样,一下子整个人憔悴了好多,他被别人扶着走到她的棺材旁,他哭得像小孩子一样,无助。此后也开始病了,可能因为她,他顽强的意志力支撑到现在的力气似乎耗尽了。
生老病死,顺应天意
今晚他在医院里,被医生下了通知书。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像以前一样,顽强的活下来,还是会化作一缕清风,去陪伴天国她?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