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不知

让我感谢所有星球的相助,让我与你相遇

每个人的开始,本是颗顽石,尖锐棱角分明。相处下去,相互碰撞,渐渐磨掉了棱角,成了地下的鹅卵石,任人践踏,似乎也不会像年少时会反抗,学会的是麻木和忍受,毫无特点。

泯然众人

真怕哪天我的希望和不平被消磨干净,像石头一样,被风蚀,成了一个面目全非的人。
当初信誓旦旦的人,如今又在哪里,曾经扬言的誓言,烟消云散。
心怀希望,有时候觉得希望根本不存在。

评论(2)